欢迎订阅《安徽工人日报》;全年定价:216元 ;国内统一刊号:CN34--0020:邮发代号:25--36 。

今天(周一) 13:21

2018年10月22日

新青年·秦明|“案发现场已封锁,请立即前往 !”

  • 2018年10月16日
  • 来源:新华社微信公众号
  • 作者:

秦明:安徽铜陵人,安徽省公安厅副主任法医师,“法医秦明”系列小说作者。

在你眼中,

法医是个怎样的职业?

你可能觉得他们很“酷”——

能发现极易被忽视的蛛丝马迹,

能破解别人都束手无策的谜团;

面对尸体,可以面不改色,

陷入困局,也能绝处逢生。

而他要告诉你的是——

这种“酷”,

你可能学不来!

 

新青年第41期

邀请“老秦”

法医秦明

讲述他如何用手术刀“为逝者洗冤”

 

《以正义之名,向罪恶“开刀”》

 

     新青年演讲 秦 明▼

  大家好,我是新青年秦明,一名法医。

  说到法医,很多人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印象,是戴个蛤蟆镜,拎个勘查箱,进出于命案现场,或者是一尘不染、整洁的解剖室。检验完尸体,还可以去咖啡馆约个咖啡。

  热播剧《法医秦明》,相信大家都看过吧!秦明的扮演者们都很帅。再看看我,与你想象的法医是不是有差距呢?我只能说,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。

  我们法医的真实工作环境,多是密不透风的停尸间,或者是酷暑严寒之下露天的命案现场。从嗅觉上的刺激,到视觉上的刺激,再到触觉上的刺激,常人可能连15秒都待不下去,而我们的尸检工作常常是3个小时起步。

  每具尸体都有他专属的密码,一旦破解便直指真相。但我从未想过,我职业生涯接触的第一具新鲜尸体的解剖,竟是我的同学。那年我18岁,他也18岁。他在一次聚众斗殴中被刀刺致死。当我站在他冰冷的尸体前,大脑一片空白。带教老师可能也注意到我面色苍白,就说:“不行你就回去吧!”我想要逃离,但幸亏没有逃离。

  虽然最后斗殴人员都被抓获了,但是所有人都否认是自己用刀刺击了死者的那一处致命伤。我的实习老师通过缜密的观察,发现这个致命伤处有一个皮瓣,而通过这个皮瓣可以推断出凶器是卷刃的。因此,我们弄清了犯罪的主次关系。

  我长吁了一口气,多亏了实习老师!如果不是他明确了这个主次关系,四个人面对的将是相同的处罚,这对生者与死者都不公平。

  后来接触的尸体多了,我少了恐惧,更多的是对死者的悲悯和对犯罪分子的仇恨。

  曾经遇到一个案子,一个姑娘下班时,被歹徒劫持到绿化带里侵犯并杀害。现场看着是真气人,我又气又急,但半天找不着线索。多亏了现场的老法医,他非常地冷静,通过尸体上一个细微的损伤,提取到了犯罪嫌疑人的微量DNA(脱氧核糖核酸)。而这微量的DNA,使案件顺利破获。

  作为一名法医,仅仅靠着内心的悲痛和气愤,就能破案吗?显然不是。是老法医的冷静与淡然,让他在稍纵即逝的瞬间捕获了破案的唯一线索。生命不更应该如此吗?与其在长吁短叹中蹉跎岁月,不如在埋头奋进中珍惜时光。

  我曾经接触过一个案子,死者是一名精神病患者。因为精神病,他经常会狂躁,去打人,给他的家人和村民都带来了极大的困扰。那么,他的死亡算是大家丢弃了一个累赘。整个现场看起来是一起交通事故逃逸的现场,但是法医通过尸体检验发现了异样,认为这是一起命案,而非交通事故。

  案子最终破获了。原来是因为精神病患者袭击了一个村民,村民气不过,对他进行反击而导致了他的死亡。当这名村民被公安局收押时,整个村的老百姓都到公安局来为他求情。还有很多人指责法医:“你们在多管闲事,多此一举!”

  人们常问,生命的意义何在?说实话,我年少的时候会对这样的人性之问嗤之以鼻。可是看多了生死,便深知生命的可贵。生命没有高低贵贱,法医唯一尊重的就是事实和真相。

  有一次我去参加朋友的婚礼,同桌人想和我握手打招呼,当听说我是个法医,伸出的手又收了回去。还有一次去交通事故现场勘验,其实是对伤者进行伤情检验,但伤者家属一听法医来了,便要攻击我们。因为她认为,法医来是不吉利的。

  正是因为这些误解,我才开始写博客、写书,为热爱之事正名。毕竟所有的艰辛终抵不过“热爱”二字,唯有热爱,才不负此生。

  我常用一句话来形容法医:“一双鬼手,只为沉冤得雪;满怀佛心,惟愿天下太平。”

  我是新青年秦明。

法医要学的第一课是“忍”——

忍受恶劣工作环境对感官的刺激,

忍受长期接触死亡对身心的考验。

“唯有热爱,才不负此生。”

虽无法挽救生命,

却极力替逝者发声;

虽无法逆转时光,

却能伸张公平正义。

 

新青年对话·秦明

  问:为什么选择当法医?

  答:选择这个职业,其实也有一定的偶然性。我父亲是一个警察,我从小受到父亲的熏陶和影响,一心想当一名警察。但是我母亲是一名医疗工作者,是一名护士,她认为当医生的话,可能自己自由支配的时间会更多,或者更安全一些。

  父亲让我当警察,母亲让我当医生,他们之间就会有一些争执。最后我父亲使了一招,说:“那行啊,那就当法医吧,到医学院去学法医吧!”然后就把我跟我妈“忽悠”了。其实,法医是警察,虽然带“医”字。

  问:有没有遇到过特别害怕的事情?

  答:我觉得自己是一个胆子比较大的人,所以从来没有什么特别害怕的感觉。真正的害怕有两次。第一次是在实习期,当时我们单位是有尸体库的,尸体库需要管理员。管理员就和我说:“我刚开始来管理尸库工作的时候很害怕,晚上睡不着觉”。因为尸体库管理员就睡在尸体库的旁边。我当时初生牛犊不怕虎,刚刚见过几具尸体,觉得自己胆子已经很大了。我就说:“尸体有什么好怕的,胆小!”结果,这个尸库管理员就记住了。

  有一天发生了一个命案。晚上12点,我们的带教老师给我打了个电话,说:“今天尸检的时候,忘了摸一下死者屁股后边的口袋里有没有东西,你要不要现在去看一下?”因为涉及到命案,线索越早发现越好。所以我就夜里12点去了尸体库,喊那个管理员帮我开了门。正在摸尸体的时候,“Tua!”灯关上了,“Kuang!”门又关上了。可以说,当时是害怕的。

  之后别人问我当时有什么想法,我说我当时什么想法都没有,大脑一片空白,不知道怎么回事了。直到这个管理员把门打开,说:“你怕不怕呀?”我面色煞白地说:“不怕!”煮熟的鸭子嘴也硬嘛!

  还有一次,当时有群众报警说,一个修鞋的老头在家里死了,床上一滩血。我就去了现场。到现场以后,还煞有其事地把现场进行了勘查。勘查完了,爬梯子上二楼,发现他躺在床上。床上那个不是血,是尿的颜色比较深,尿失禁了。当时还在想,“是不是病死的?”戴手套的时候,感觉这个老头动了一下,但没想太多。把老头翻过来以后,这个老头瞪着我说:“你干吗?”我当时吓得全身毛都竖起来了,说:“诈尸了,诈尸了!”然后老师说:“诈什么尸,叫120啊!”这时候我才明白,原来法医到场的第一项工作不是去检验尸体,而是确认死者的死亡。这也是给自己提了个醒吧!

  问:从业生涯中有没有犯过错误?

  答:很多法医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,但是我承认。《无声的证词》第一案里,我就犯了一个大错,导致案件的走向发生了偏差。

  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呢?一个老头,他在一个葬礼仪式上和别人发生了纠纷。后来,他晚上回家后,被人发现在自己家门口死了,旁边还有一根大棍子,棍子上面还有血。现场给所有人的感觉,都是有人拿着这根棍子,袭击了他的头部,导致了他的死亡。我去了现场,也先入为主地觉得是这样一个结论。我们做了常规尸检,就结束了。

  但后来,案子怎么破都破不了,又请了我跟我的师傅去。我的师傅说:“你把后背解剖了吗?”我说没有。因为后背解剖不是法医的常规解剖术式,是需要加检的。但我师傅是要求我们法医能解剖的部位都给他打开,都要解剖开看。我没有去遵循。最终把他后背打开一看,发现这个损伤是高坠伤,不是外界暴力打击所致。

  通过进一步地推理,我们分析认定是这个老人在喝完酒回家以后,发现自己家门钥匙没带,就想通过二楼的窗户翻进家里取钥匙,然后开门。结果因为酒喝多了,他没能翻进去,从二楼上直接跌下来,摔了颅脑损伤。棍子是巧合,他旁边就放着一个棍子。上面的血是因为他受伤以后,没有立即死亡,颅底骨折有一个往外喷血的过程。所以,这一系列的巧合导致了我们法医先入为主,没有仔细研究下一步要怎么做。但是我觉得这次失误对我太重要了。可能任何一个成功的案件侦查,对我的教育都不如这个失误的案件教育的效果好。

  如果他是被别人杀害的,你说是意外或者自杀的话,就是一桩冤案,你就没能尽到“为逝者洗冤”这句话的责任。但是如果他是自杀或者意外死亡,你判断是他杀,带来的结果就是大量的警力被浪费。我犯的这个错,导致一个刑警队的人,一个月什么事都没干,就查这个案子,最终却发现不是案件。这就是一个严重的错误,所以说法医的责任很大。

  问:想对年轻法医说些什么?

  答:其实我还是那句话,唯热爱不破。没有热爱的话,在这份工作中是很难坚持下去的。法医这份职业,接触的是中国人最忌讳的东西——死亡,接触的尸体是恶臭的,出入的现场是血腥残忍的。现在还在这个岗位上坚守的,一定是对这个岗位充满热爱的人。所以,如果不热爱,趁早离开;如果热爱,你一定可以坚持下去。

而这份对职业的热爱,

常常遭受外界的冷漠——

别人不愿意与他们握手;

事故现场验伤却遭攻击。

 

开博客、写小说、翻拍网剧……

他不仅在描述惊心动魄的故事,

更在努力为法医群体赢得理解。

 

破除偏见,澄清误解,

他已经伸出双手,

——我们呢?

 

不只猎奇,

与法医握手。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