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订阅《安徽工人日报》;全年定价:216元 ;国内统一刊号:CN34--0020:邮发代号:25--36 。

今天(周一) 12:32

2018年11月05日

香港画家李志清:图解金庸的“武侠世界”

  • 2018年11月04日
  • 来源:新华网
  • 作者:记者李滨彬 闵捷

1123660974_15413321717741n.jpg

新华社发(王申 摄)

1123660974_15413321718601n.jpg

新华社发(王申 摄)

因绘制《射雕英雄传》封面和插图而结识金庸的香港画家李志清,在得悉金庸先生去世后为两件事后悔不已:一是几年前无意间错失了最后一次见到金庸的机会,二是他原打算今年12月把自己设计创作的金庸小说人物的邮票手稿送给金庸,没想到金庸先行了一步。

  在香港九龙荔枝角青山道的一座工业大厦里,坐落着李志清的工作室“青山水阁”。工作室的四壁挂满了他创作的武侠人物和山水画。20多年来,李志清根据金庸小说创作了数百幅插画、漫画和山水画,并多次受到金庸赞许。他对金庸的离去深感悲痛:“怀念、感谢老先生给予我们那么美好的梦,那么丰富的快乐。”

  邮票上的武侠——香港将首发金庸小说人物邮票

  香港邮政计划于12月6日发行“金庸小说人物”特别邮票一套六枚,小型张一张。李志清正是这组邮票的设计者。

  这套邮票展示金庸笔下的一些重要小说人物和经典画面,包括《射雕英雄传》中的郭靖和黄蓉,两人背倚大雕,分别手持长弓和打狗棒,抵挡蒙古大军;《神雕侠侣》中的终南山活死人墓里小龙女卧躺麻绳铺,杨过端坐寒玉床;《书剑恩仇录》中的陈家洛牵马持剑,缓缓而行;《笑傲江湖》中任盈盈与令狐冲正琴箫同奏;《倚天屠龙记》张无忌修炼九阳神功;《鹿鼎记》韦小宝和康熙皇帝初识时比武打斗的场面。而小型张画的是《天龙八部》中的三位主角乔峰、段誉、虚竹,背景辅以《易筋经》和《六脉神剑》。

  此次邮票发行还有一本小册子。“我画了50幅白描的太极拳在小册子内,当快速翻过时,便能看到连续的太极拳动作。“李志清边说边现场为记者示范太极拳动作。

  有很多人感慨:金庸先生离去,是不是意味着武侠时代的结束?李志清对此持否定态度:“武侠精神自墨家开始有几千年之久,金庸先生大才,其武侠小说是天时地利人和创造出来的载体。武侠文化未来会以不同形式流传下去。”

  画里画外的金庸——“回首射雕处,千里暮云平”

  “我和金庸先生的缘分始于画金庸日文版小说封面和插画,然后就是《射雕英雄传》和《笑傲江湖》漫画,1998年与金庸的明河社合组明河(创文)出版社,到2002年又为金庸小说第三次修订的大字版共绘画了72幅水墨封面。”李志清说,他十几岁就开始读金庸武侠小说。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,由于一位日本漫画编辑的引荐,他在一个饭局上第一次见到了偶像金庸先生。

  “金庸先生特别有礼貌,是一位谦谦君子,一位很慈祥的老人。记得我问过他有没有什么座右铭,他说:‘全力以赴,努力不懈’。”李志清回忆。

  《射雕英雄传》的漫画,是李志清和金庸最早合作的一部漫画,李志清花了整整三年零八个月的时间,画成了38本漫画。后来,这部作品也成为了被翻译版本最多的一部作品,发行到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泰国、日本、韩国、印度尼西亚、法国等地。

  李志清画的金庸小说人物自成一派,更加入了他的独特创意。有趣的是,他还将金庸本人的形象画到了其武侠小说的经典场景中。在李志清的画中,你能看到各个年龄段的金庸“走进”画中,和其武侠小说中的人物融在一起:

  ——金庸19岁那年,在中央政治学校外交系就读,常在一条窄窄的长凳上一睡几个小时而不会掉下来。后来金庸在《神雕侠侣》中描写小龙女躺在一根绳索上睡觉的经典场景就来源于此。

  ——金庸35岁执导电影,同年创作《射雕英雄传》,李志清把金庸先生拍电影的场景和梅超风画一起。

  ——金庸59岁时,赴日本见围棋名家林海峰,并拜林海峰弟子王立诚为师。他对围棋的热爱,早在40岁左右创作《天龙八部》中的“珍珑棋局”中可以看出。李志清将金庸先生和《天龙八部》中星宿老怪等高手画在一起,让高手围坐在金庸先生旁,共同猜想棋局。

  ——金庸74岁时,李志清画了一幅郭靖骑马射雕的长画拿给金庸先生题词,金庸题“回首射雕处,千里暮云平”。

  为了表达对金庸的尊敬和喜爱,2017年香港文化博物馆金庸馆开幕时,李志清曾首次担当策展人,策划了为期3个月的“绘画·金庸”展览,展出了他画的100多幅与金庸有关的画作。

  传统文化之根——金庸小说元素成创作“药引”

  金庸对李志清画作评价颇高,称赞他画的武侠男子漂亮、潇洒。他1997年时为李志清题词:“飘逸画笔,画风云人物”。2007年,台湾出版了《金庸散文》,金庸先生专门寄给李志清一本散文集,并在扉页上题词:“李志清先生,可惜这本书没有你的插画”。

  “金庸武侠小说里面蕴含着中国传统文化的根,例如降龙十八掌讲的是《易经》,招式名称都取自《周易》;独孤九剑蕴含的是“无用之用乃为大用”的庄子哲学,独孤九剑无招,随对方的招式而定,遇强愈强。金庸小说的每一种功夫都藏有不同的哲理,也令我思考如何将哲学无招胜有招地置入绘画中。”李志清介绍,在他看来这些已经不再是剑招,而变成了绘画的手法,甚至成为创作的“药引”。

  画金庸小说人物20多年来,李志清从最初画武侠小说插画、封面、漫画,到渐渐开始有更多发挥的水墨画,不断寻求突破创新。智勇双全、有情有义的萧峰,侠之大者、为国为民的郭靖,潇洒豁达、敢爱敢恨的令狐冲和任盈盈……这些经典金庸武侠人物被李志清用画笔进行了再创作。由金庸小说延伸出来的三种主要的绘画创作:插画封面、漫画和水墨画,只有李志清一人是三者都有涉猎。

  李志清最喜欢的金庸小说人物是潇洒自在的令狐冲,他希望自己也能像令狐冲那样做到出淤泥而不染,做到游走于出世与入世之间的境界。

  从画家的审美角度看,李志清认为金庸笔下最美的女子是小龙女,“虽然金庸先生对小龙女的美正面描写不多,比较抽象,但这种内在的和想象中的美恰恰是最美的”。

  李志清认为金庸笔下武功最厉害的是扫地僧、独孤求败、王重阳,他们在小说之外,出神入化。

  李志清理解的武侠精神,要分开“武”与“侠”。“武”不是冲动,是有能力了还要有心去帮助别人;“侠”的精神,正像金庸先生所说的,最高是“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”。在武侠世界中的对决,不是你死我活,而是刀光剑影的沟通,在过招间惺惺相惜衍生情谊。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