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订阅《安徽工人日报》;全年定价:216元 ;国内统一刊号:CN34--0020:邮发代号:25--36 。

今天(周日) 10:59

2019年05月05日

【职工园地】且将蚕豆伴青梅

  • 2019年05月05日
  • 来源:皖工网
  • 作者:宫凤华

宋人舒岳祥《小酌送春》中说“莫道莺花抛白发,且将蚕豆伴青梅。”不由感叹古人立夏时节以蚕豆和青梅佐酒遣夏的浪漫和高雅。

水乡清晨,天色蛋青,晨炊袅娜,常见窈窕村妇,挑一担碧绿的蚕豆,街头巷尾脆生生地叫卖,那曼妙身姿俨然一幅绝妙的水墨小品。乡音淳厚的叫卖声,如同品咂喷香的蚕豆糕,让人回味隽永,滋味绵长。

蚕豆荚,毛茸茸,夕阳下,镶了一层金边儿,如邻家少女耳垂上晃悠的耳坠儿。豆荚隐在绿叶间,饱满实在,如母亲梳理过的一个个丰盈而充实的日子。

剥开豆荚,青碧如玉的蚕豆,温软娇羞,如少女乍泄的心思。塞入口中,圆润嫩滑,味儿微涩,但余清香,正如汪曾祺所写:只一掰就断了,两三粒翠玉般的嫩蚕豆舒适地躺在软白的海绵里,正呼呼大睡,一挤也就出来了,直接扔入口中,清甜的汁液立刻在口中迸出,新嫩莫名。

小时候,夏日乘凉时,我们躺在木桥上的凉匾里,仰望着满天的星星,嚼着新炒的蚕豆,轮流讲着胡编乱造的故事。清风拂在身上,如母亲的手,熨贴而舒坦。一个个燠热的夏夜,在我们嚼蚕豆的沙沙声中,在乡音十足的蛙鸣里,在爷爷的讲古中,在奶奶轻摇的蒲扇上,纸船一样,飘浮在时间的长河里。

 “邻居田埂相逢语,十里春风蚕豆香。”深巷里弄,总飘浮着浓郁的蚕豆香。浸润着蚕豆的清香,这相濡以沫的田园生活变得丰盈而殷实。

剥下青嫩的蚕豆,拉上陈年的水咸菜,熬蚕豆,可谓怡情悦心,雅合时令,应时感气。黄豆秆哔哔剥剥地燃烧着,黑黝黝的木锅盖缝里冒出股股热气。那种原始古朴又天然纯粹的香,把过路人都裹挟住。而心底的幸福,却如裂出的红石榴,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慰和安妥。

蚕豆适应煮、炒、炸、爆各种烹饪工艺。爆炒蚕豆和豆瓣汤是农家爱物。将新剥的蚕豆在开水里滚煮,捞出、沥干;铁锅烧热放油,放些香葱段炸一下,然后倒入蚕豆翻炒至豆皮起皱为止,炒出的蚕豆,翠绿碧嫩,洋溢着乡野气息。乡土风味的豆瓣汤,汤清豆香,滋味鲜美,开胃爽口,令人体味到田野的清新与朴实。

母亲还会用蚕豆做酱。夏日里,母亲把蚕豆煮烂,用面粉拌成糍粑样的一块块,放到匾子里焐,等到蚕豆块发霉了,长绿毛了,就放到盐汤里,搅匀,蒙上白纱布,搁在外面晾晒几十天。封存进古旧的坛子里。

蚕豆可做成各式美味。先炒熟蚕豆,再加点盐,淋上香油,翻炒,盛上来,油汪汪、咸滋滋,嚼起来,嘣嘣作响,脆而香,这叫炒盐豆。将炒好的蚕豆,放进水,加进盐和味精,小火煨煮,这叫煮蚕豆。煮熟后,烂腐腐的,吃粥时,抿酒时,上好的咸小菜。干豆泡软用油氽撒上调料又做成了油炸兰花豆。

参加各种筵席,餐桌上的荤腥肴馔,花样百出。觥筹交错之余,突然上来一盘水灵灵、绿滴滴的蒜薹炒蚕豆或清水煮蚕豆,令人眼前一亮。时蔬的清香,隐含蚕豆的粉嫩和蒜薹的清脆,嚼之朵颐大快,一股乡野气息顿时流溢于齿唇之间。

“青青蚕豆种宜稀,颗粒圆匀英正肥。野老更传倭豆熟,南风轻飏楝花飞。”那小巧而朴素的蚕豆带着乡村的品质和乡愁的味道,滋润着我们的肉体和精神,给我们的恬淡的生活带来新鲜的快乐和美妙的憧憬。眺望蚕豆,涌动的乡愁藤蔓一样疯长。  (作者简介:宫凤华,教师,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,中学高级职称)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