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订阅《安徽工人日报》;全年定价:216元 ;国内统一刊号:CN34--0020:邮发代号:25--36 。

今天(周一) 09:24

2019年05月06日

验孕棒盒里“吐”出合肥中山医院人流广告

揭开民营医院小广告“寄生谜团”

  • 2019年05月06日
  • 来源:中安在线
  • 作者:

中安在线、中安新闻客户端讯 通过验孕棒,准爸妈往往会第一时间得知喜讯,但在验孕棒的包装盒发现标有人流字眼的特惠卡,会让人感到很膈应。连日来,不少合肥市民惊讶发现,省城国昌、金淼等多家药房销售的验孕棒产品中,均带有合肥中山医院的诊疗优惠卡,卡身甚至标有做“人流享补助”的字样。


  这些生产地在外省的验孕棒厂商,在外包塑封完整的情况下,是如何将小卡片放入包装盒内、实现精准营销的?生产厂家、医院和药房之间有怎样的利益关系?近日,中安在线、中安新闻客户端记者对民营医院小广告的“寄生谜团”进行深入调查。


  投诉:湖北产的验孕棒 盒内咋有合肥的人流广告?


  近日,合肥市民吴先生在合肥长江东大街一家国昌大药房内,花15元钱购买了一盒验孕试纸(笔型)(以下简称验孕棒),品牌为“亲秀”,厂家为湖北某医药公司。回到家打开包装盒后发现一张卡片,吴先生原本以为是说明书,拿来查看却发现是一张合肥一家民营医院的诊疗优惠卡。吴先生称,这张卡取名“温馨女人卡”,但卡上内容却有“人流”的字眼,他和妻子看到后心里很是不愉快。


  “这个广告是怎么放进去的,这样的内容又是否合适?”吴先生说,使用验孕试纸的大都是想要宝宝的人,看到这样的广告很不舒服,甚至让人觉得恶心,而合肥的这家医院怎么会跟湖北的厂家合作,“这让我们怀疑中间环节,药品是否被人动过手脚?”


  和赵先生一样,市民张女士前几天也在瑶海区一家药房内购买了一盒名为“至安”牌的验孕试纸(笔型),里面同样有一张合肥妇产医院的人流广告卡,“我觉得这种广告放在验孕试纸里很不合适,我想要宝宝,你让我做人流,真让人反感。”张女士说,她之前备孕时经常购买验孕试纸,很多里面都夹着人流小广告,让人觉得很膈应。


  实测:验孕棒盒里“吐”出民营医院“小广告”


  近日,记者来到位于长江东大街的国昌大药房。讲明要购买验孕棒后,导购员没有向记者推荐品牌,直接就拿出了售价15元的亲秀牌验孕棒。该药房专柜上,还陈列着至安牌的验孕棒,记者花25元,也购买了一盒。


  两个产品包装盒显示,亲秀牌验孕棒的生产企业为湖北一家生物科技公司,生产地址在湖北省沙洋县。至安牌验孕棒的生产企业为北京一家有限公司,生产地址为北京市房山区。先后拆封这两个外包塑封完好的验孕棒后,记者惊讶发现两个盒内都附带有一张合肥中山医院的诊疗优惠卡。


  这两张卡上的内容除了编码不同,内容全部一样,卡上正面注有“妇科、产科免费检查”,“挂号费、彩超、尿HGG、排卵检测免费”。在该卡背面的使用说明上,还标有“人流手术者持卡享受300元惠民补助”等内容,并称“本卡最终解释权归合肥中山医院所有。”


  在省城东一环路的金淼大药房内,记者购买了亲秀牌验孕棒,同样发现盒内带有合肥中山医院的诊疗优惠卡片,该卡片也为塑料材质,印刷着医院的名称、联系方式、人流以及产科的项目和费用。


  解疑:为何内部会夹带本地医院的广告卡?


  这些诊疗优惠卡是谁放入包装盒内的?生产厂家、医院和药房之间有怎样的利益关系?又通过何种途径实现精准营销?近日,记者通过明察暗访,揭开诊疗优惠卡“寄生”验孕棒盒的迷局。


  4月18日,记者再次来到国昌大药房,亮明身份后,该药房一名导购员称,外地产的验孕棒包装盒内放有合肥中山医院关于“人流”字样的诊疗优惠卡,是“因为这家医院做活动放进去的。”该导购员进一步解释说,虽然产品的塑封完好,但验孕棒的生产厂家与这家医院是连营、合作关系。验孕棒的生产商不光生产验孕产品,还会按照合作伙伴医院的要求,批量生产该院的广告推荐卡夹带到包装盒,再进行塑封。


  “药房销售的多款外地产验孕棒产品,销量不差,不少生产厂家跟这家医院存在合作关系。”该导购员向记者证实,“你所买的这两盒验孕棒产品,两个生产厂家都是医院的合作伙伴。”该导购员还承认,他们药房离着这家医院比较近,属于医院投放的“辐射范围”,在医院附近的药房买到夹带医院广告卡的验孕产品,并不奇怪。而同样发现有中山医院卡诊疗优惠卡片的金淼大药房,距该院仅一条马路之隔。


  追问:涉事医院多名医生承认与厂商有合作


  4月22日,记者以就诊者的身份拨打了合肥中山医院诊疗优惠卡的联系电话,一名自称是网络预约医生的许姓工作人员得知,记者是从外地产的验孕棒盒内获得的卡片,连称这样的卡在医院真实可用,“你带着卡来一趟医院,我帮你登记、激活之后,卡上的优惠项目就可以使用了。”许姓工作人员称,“卡上的关于人流手术者持卡享受300元惠民补助,也真实有效,卡片激活后就可享用。”


  本地医院的广告卡片如何放进外地厂家生产的包装盒内?许姓工作人员称,“没必要纠结”。记者追问下,她承认“外地验孕棒的生产厂家与医院存在合作。”4月29日17时许,记者来到合肥中山医院,该院前台史姓服务人员为记者登记、激活卡后,让记者直接上该院4楼妇科病房,找李姓医生会诊。交谈中,李姓医生也证实验孕棒包装盒内的卡片是“该院与生产厂商搞活动(放进去)的。”


  暗访:验孕棒厂商称可批量生产广告卡 与合肥中山医院合作多年


  对于合肥中山医院的说法,至安牌验孕棒生产企业相关负责人否认与该院“存在合作”,称“包装盒内不可能出现合肥当地医院的广告卡。”


  记者随后以合肥一家即将开业医院负责人的身份,联系上了亲秀牌验孕棒厂商负责人。该厂商负责人周先生称,厂商的生产地虽然在湖北,但他们厂跟合肥中山医院已经合作多年,“他们医院的诊疗优惠卡就是我们厂帮着加工制作的。”得知记者有意合作,周先生称,“这种诊疗卡的板式你们自己定,生产多少都行,加工出来后,我们会放入验孕产品包装盒内。”周先生还说,他们厂商只负责这种卡片的加工制作,“至于后期的终端推广,就要靠医院与周边药房进行对接了。”


  对于此举是否违反广告法,周先生说,“一般不会有人举报,除非有同行恶意竞争。目前,合肥市肥西县一家医院也找过我们,想借验孕产品之身,推广医院相关的诊疗服务和技术。”


  突查: 验孕盒内“吐”出其他民营医院广告卡


  4月30日,合肥市瑶海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接到群众举报,十分重视,立刻派出执法人员前往涉事药房进行现场调查。


  在国昌大药房,执法人员在入门口处的一个货架上发现了数十盒各式包装验孕棒,包括了前文所提到的至安和新秀两种,并有“卡娄拉”等其他品牌。执法人员当场对上述品牌部分包装盒进行了拆封,发现情况确实如此,在多个包装盒内发现了医院的广告卡,其中在“卡娄拉”的包装盒里,还发现了长庚医院的广告卡,内容也是各种治疗项目的优惠。


  记者注意到,“至安”和“新秀”的包装盒略有不同,“至安”的包装盒表面塑料封皮看起来是完好的,但是在纸盒插入口处,塑料封皮被人划开,将广告卡塞进包装盒内,而“新秀”的塑料外皮则是完好无缺的。据推测,前者可能是在出厂后某个环节被人划开塑料封皮塞进广告卡,而后者则是在出厂封装前就完成了塞卡片的行为。


  药店的负责人并不在现场,据一名女营业员说,“新秀”品牌的验孕棒,是有医院免费赠送给药房的,他们就放在货架上,包装盒里的广告卡是怎么来的,他们也不清楚。


  据瑶海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介绍,针对此事,涉及到两方面的问题,一是这批验孕棒来源是否合规,通过现场调查,发现“新秀”验孕棒是医院赠送,按照相关规定,医疗器械应该从正规厂家或者批发公司购入,将医院的赠品堂而皇之放在货架上提供给消费者,是有安全隐患的。其次这种在医疗器械的包装盒内塞进民营医院的广告卡的行为,是否符合广告法相关规定,广告的发布及其内容是否经过主管部门审批,这些都需要进行调查。


  目前,主管部门已对涉事药房、医院进行调查,本网记者将继续予以关注。


  说法:验孕棒中的诊疗优惠卡是医疗广告 违反现行法律规定


  医院借医疗器械类的验孕棒宣传医疗服务、技术和费用是否涉嫌违反《广告法》中相关规定?北京盈科(合肥)律师事务所孙承龙律师介绍,验孕棒产品中附有诊疗优惠卡是违反现行法律规定的。


  孙承龙介绍,根据《医疗广告管理办法》,以诊疗优惠卡的形式直接或间接介绍了医疗机构和医疗服务,是属于医疗广告范畴,应当受《广告法》《医疗广告管理办法》调整,不得违反前述法律对医疗广告的规定。同时,医疗广告发布前应当由广告审查机关对广告内容进行审查,未经审查,不得发布。而且根据《医疗广告管理办法》规定,医疗广告内容中不得出现医疗技术和费用,目前来看,诊疗优惠卡是违反了上述规定。


  最后,如果经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认定为违法,根据《广告法》第五十八条,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责令停止发布广告,责令广告主在相应范围内消除影响,处广告费用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,广告费用无法计算或者明显偏低的,处十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的罚款;情节严重的,处广告费用三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,广告费用无法计算或者明显偏低的,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,可以吊销营业执照。(记者 吴洋 苏艺)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