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订阅《安徽工人日报》;全年定价:216元 ;国内统一刊号:CN34--0020:邮发代号:25--36 。

今天(周五) 10:57

2019年05月10日

【职工园地】清供栀子肥

  • 2019年05月10日
  • 来源:皖工网
  • 作者:

186-1P525115043.png


“升堂坐阶新雨足,芭蕉叶大栀子肥。”故园的栀子花又开了,朵朵素白点缀枝头,清风徐来,幽香弥漫,沁人心脾。 

旧日时光,平实而温澹、缓慢而柔软。轻风中,院角的一株栀子绿意葱茏,清淡素雅,从《诗经》中翩然而来,村姑一样流泻风情,古琴一般抚弄流水幽咽。

江南小镇,水汽氤氲,几阵暖风,巷头陌上的栀子便咧开嘴,发出洁白的笑声。芳香浓郁,掺和着清嫩水草的腥气,扑人衣袂,二胡曲一样绵软、凄婉。

栀子洁白无瑕,温润如玉,芬芳沁人。枝叶精致,柔滑如绸,质地纯绵,可远观不可亵玩。那是褪尽世俗繁华,散尽灯红酒绿的清淡,衬托着素朴细碎的日子,叫人知足。

烟雨深巷中,身姿袅娜的女子款款而过,发髻上插一朵绿蒂白蕊的栀子,素洁淡雅,如吴冠中的水墨小品。让人想起汪曾祺笔下光着脚丫子的小英子,滑溜溜的发髻上插着石榴花和栀子花,“一红一白,好看得很。”无邪地走在田埂上,走在墨色淋漓的苏北水乡里。

栀子花开六瓣,花色白净,香味纯正。《本草纲目》说“卮,酒器也,卮子象之,故名,俗作栀。”栀子实是酒中茅台,醇厚浓郁,令人沉醉。栀子不染纤尘,有道姑之气,似妙玉重生。以栀子为禅友,闻香心静,“对花六月无炎暑,省却铜匮几炷香。”

天青色,烟岚薄,祖母会把沾露的栀子轻轻掐下,送给四邻。连过路的陌生人,也时常得到温馨的慰藉。祖母沧桑苦涩的脸上,浮现出甜甜的笑意,闪烁着圣洁的光辉。

有一年,我在苏州古镇徜徉。河埠边有一女孩叫卖栀子,声音清如山泉,双眸深如清塘。篮里的栀子如襁褓婴儿,粉嫩,静美。人和花相得益彰,如妙手偶得的山水画轴。买两朵别在襟前,周身弥漫着贞静清妍的美,令人想起寂寞的小巷光阴、檐角的瓦松、青石板上绿茸茸的青苔。夕光濡染,晚风清凉,花浸肺腑,妙处难与君说。

我喜欢掐几朵栀子插在旧瓶里,养在蓝碗里,作案头清供。翠叶擎着银花,如云横晨空、风定黄昏,如一抹清远的月色。栀子展露凝脂肌肤,仪态端庄,素面朝天,仿如闺阁小姐。也可掐一朵栀子挂在帐子里,枕香入眠,听阶外点滴到天明。正如龙应台所绘“睡意朦胧的时候,窗外幽幽的栀子花香,不知不觉地飘进屋子里。帐里帐外都是一个温暖而安心的世界,那是家。”古村草屋,门前流水,楝树苍老,风儿蹑手蹑脚,菜蔬在阳光下精力旺盛。

倾心朱自清《只懂栀子花》:栀子花的香,浓而不烈,清而不淡,也是我乐意的,我这样便爱起花来。难怪扬州才子身上散溢出缕缕荷香和栀子香。喜欢看何炅的电影《栀子花开》,唯美的画面,忧伤的情调,让人沉湎于往事,思绪绕牵。栀子花是“永恒的爱,一生的守候和喜悦。”栀子也入画,陈半丁的《栀子花》,淡墨勾勒,轻红花蕊,闲适含蓄,细赏有一种“风清香自远”的清凉古意。

“月送银辉雪葩静,不与红紫斗百花。”栀子花如诗经中的静女,热烈而不招摇,静默而又内敛。栀子花开在庸常的平民生活里,姿态温婉清美,在一方天地里,筛风弄月,自在妖娆。绿得清苍,白得孤傲,褪尽繁华,恪守本真,清素纯洁,衬着细碎的尘世。

清浅时光,栀子清芬,袅袅娜娜舞动,饱含诗情与美好。是栀子,用清香包裹着寻常的市井生活,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。栀子如一只只翩跹的小白鸽,灵动了恬淡而喧嚣的日子。

     (作者简介:宫凤华,教师,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,中学高级职称)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