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订阅《安徽工人日报》;全年定价:216元 ;国内统一刊号:CN34--0020:邮发代号:25--36 。

今天(周三) 12:07

2019年07月10日

桶边值守的“上海大妈” 将在肥“复制”

关于垃圾分类的疑问 听一听主管部门怎么说

  • 2019年07月10日
  • 来源:合肥晚报
  • 作者:蒋瑜香 邢志鸿 胡琪 赵佩娟

合肥晚报讯 “你是什么垃圾?”这句发自灵魂的拷问,逼“疯”了上海人民。不少合肥市民在看“热闹”的同时,也充满了“危机感”。


  合肥的垃圾分类难不难?为何与上海的“干湿垃圾”分类不同?市民不分类会被罚款吗?以后会不会也有“桶边大妈”?带着这些疑问,记者专访了合肥市城管局环境卫生管理处处长李大勇。


  问:垃圾分类会“逼疯”合肥人吗?

  回应:垃圾分类不复杂合肥提倡“粗分法”


  上海实施强制垃圾分类后,在社交网站上,各类段子频出。“哈哈哈哈,我同学为了不扔垃圾今天连夜跑回江苏了”,“最近小区里面人气最旺的地方不是健身器材附近,而是垃圾回收站附近(捂脸笑)”…… “垃圾分类上海”甚至成为新浪微博热搜话题。


  垃圾分类真的这么难吗?同样作为垃圾分类先行先试的46个重点城市,垃圾分类会不会把合肥人“逼疯”?


  “垃圾分类并不复杂,网上说上海人被逼疯更多是段子、调侃,是对垃圾分类的一种误解。”李大勇笑称。


  比如,网上有段子说一杯喝不完的珍珠奶茶要进行多次分类,液体倒进水槽,再把珍珠奶茶里面的“珍珠”扔进湿垃圾中,最后再把外面的杯身压扁扔进干垃圾……


  “其实没有这么复杂,合肥的垃圾分类提倡越简单越好的原则。”李大勇说,“喝不完的珍珠奶茶当餐厨垃圾扔掉,包括还有网上段子说的龙虾壳分类就更简单,直接当成餐厨垃圾扔掉就行。”


  “简单易懂的垃圾分类形式,可以提高市民参与的积极性和可操作性,逐渐养成垃圾分类的生活习惯。”李大勇说,合肥一直提倡“粗分法”,其实包括上海也是实施“粗分法”。


  就像矿泉水瓶,瓶身与瓶盖虽然都属于可回收物,而瓶身贴纸属于其他垃圾,如果实施精分就会让垃圾分类变得很复杂,难操作。


  “对市民来说,只要将瓶子丢到‘可回收物’的垃圾桶即可,分拣员后续要将瓶身贴纸、瓶盖和瓶身分开,送到不同的处理中心。”李大勇说,垃圾分类并不难,难的是一直坚持做垃圾分类。


  问:垃圾不分类,会被罚款吗?

  回应:合肥垃圾分类地方立法已启动


  上海作为先行开展生活垃圾“强制分类”的城市,如果个人或单位未按规定分类投放垃圾将面临处罚。与上海同属“46个先行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城市”的合肥,会不会也对个人进行罚款?


  记者了解到,合肥已制定和实施了《合肥市生活垃圾管理办法》,其中包括对违规分类的单位、个人实行处罚的责任条款。今年4月份,蜀山区一家物业公司因将餐厨垃圾倾倒在绿化带,收到了全市垃圾分类管理的首张“罚单”。


  “虽然目前合肥也有相应的处罚条款,但是与《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》相比,《合肥市生活垃圾管理办法》只是政府规章,而不是地方性法规,因此其法律强制力度不如《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》。”李大勇说,当前合肥垃圾分类地方立法也已经启动,7月4日市人大一行来到合肥市城管局开展了立法调研工作。


  “垃圾分类在上升为地方性法规后,具有强制性,如果个人存在违规行为,也将可能像上海一样受到处罚。”李大勇说。


  问:合肥的垃圾分类为何没有“干湿分类”?

  回应:取决于垃圾后端处置系统不同


  随着上海生活垃圾的实施,“干垃圾”与“湿垃圾”这两个专业名词进入市民视野,而干湿垃圾的区分也让市民有点“懵圈”。比如,湿巾再湿也是干垃圾,坚果壳再干也是湿垃圾。


  与上海不同,合肥为何没有分“干湿”垃圾?垃圾分类的标准是如何确定的?


  李大勇说,合肥实施的“四分法”,是根据《安徽省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导则》要求而确定。从全国及至世界范围来看,其实生活垃圾分类本身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,是依据各个地区清运、处理的情况来制定前端的分类标准。


  “合肥实行四类垃圾分类,是取决于现有的垃圾后端处置系统。”李大勇说,合肥建有垃圾焚烧发电厂可以处理其他垃圾,危废处置厂可以处理有害垃圾,而餐厨垃圾处理厂可以分解餐余垃圾。


  问:桶边值守的“上海大妈”会在合肥出现吗?

  回应:桶边值守和定时定点投放两制度并举


  在上海实施垃圾分类后,每当早晨拎着垃圾袋来到垃圾箱时,需要接受执勤大妈的“盘查”和“拷问”。那么,合肥会不会有桶边值守的“大妈”?


  “我们到上海学习了这一经验作法,发现这种制度效果很好,也将借鉴这一做法。”李大勇表示,“桶边值守员”不仅可以监督市民养成分类处理的习惯,实时劝导市民做好生活垃圾的分类投放;遇到市民错投的情况,值守员也会及时纠正,大大提高垃圾分类投放准确率。“目前新站区正在准备启动试点工作。”李大勇透露。


  除了“桶边值守”外,合肥下一步还将同步试点垃圾“定时定点投放”。


  “撤除原有的垃圾桶,在小区中心或出入口处新设置垃圾分类收集点,居民可在规定时间段内进行垃圾分类投放,并有值守员在这一时间段值守督导,只要超过时间,垃圾桶就会被锁起来。”李大勇表示,“桶边值守”和“定时定点投放”两项措施相结合,有利于引导市民养成良好的垃圾投放习惯。


  问:试点小区以外的市民为何也要学习分类?

  回应:“意识应走在行为前头”


  既然终端处理能力还存在短板,为何除试点区域外,合肥也在大力宣传垃圾分类,倡导市民开展垃圾分类?


  对于这样的疑问,李大勇表示,“意识应该处于行为之前,垃圾分类习惯的养成需要一个过程。”


  合肥生活垃圾分类没有覆盖的区域,居民还是习惯生活垃圾“一包丢”,这一长期养成的生活方式一时难以有大改变。对于垃圾分类,居民要经历一个从不了解到了解,从了解到参与,从参与到正确分类的过程。


  “垃圾分类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,终端处置设施建设是其中关键的一步,垃圾分类的习惯越早培养越有利,这两个过程缺一不可,需要同步完成,齐头并进。”李大勇表示。


  (合肥晚报ZAKER合肥记者 蒋瑜香 邢志鸿 见习记者 胡琪 赵佩娟)


  [垃圾分类知识]


  今年3月15日起正式施行的《合肥市生活垃圾管理办法》中明确规定了本市的垃圾分类标准为“可回收物、有害垃圾、餐厨垃圾和其他垃圾”四类。具体标准如下:


  可回收物,是指可循环利用和资源化利用的纸张、塑料、金属、纺织物、电器电子产品、玻璃等。


  有害垃圾,是指对人体健康或者自然环境造成直接或者潜在危害的废弃物,包括废电池(普通碱性电池除外),废荧光灯管(日光灯管、节能灯等),废温度计,废血压计,废药品及其包装物,废油漆、溶剂及其包装物,废杀虫剂、消毒剂及其包装物,废胶片及废相纸等。


  餐厨垃圾,是指居民日常生活及食品加工、餐饮服务、单位供餐等活动中产生的废弃物,以及农贸市场、农产品批发市场产生的腐烂蔬菜瓜果、腐肉、碎骨、蛋壳、畜禽产品内脏等。


  其他垃圾,是指除可回收物、有害垃圾和餐厨垃圾之外的其他生活垃圾。

推荐阅读